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 > 版权信息

平台宗旨

        宗旨就是:弘扬工匠精神,引导工匠经济,培养新工匠,推介新产品


时代呼唤新工匠

   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地位显著提高,但同时也面临很多矛盾和问题;供给侧改革题目太大,会由政府宏观解答,我们这里所关注的只是中国工匠精神缺失和培养新工匠的问题。

    生活在当代中国,很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,就是做什么都跟风,为了赚钱一拥而上。从餐饮到电子产品,从服装到文化产品,到处是山寨,急功近利,粗制滥造。比如日本网剧《深夜食堂》很火,中国搞了一个黄磊版的《深夜食堂》,豆瓣评分低到3.7;冯小刚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还没首映,网络平台上已经出现了《我就是潘金莲》、《她才是潘金莲》等等,动机是吸引眼球,实际上东施效颦。国人一边大骂日本人,一边去日本买马桶盖和电饭煲,爱国和实用两不耽误,中庸思想活学活用!

    在儒家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传统文化影响下,中国的教育以培养精英为导向,国人以成为精英而自豪。这本身并没有问题,问题是大家都去做精英了,谁来安心做匠人?一个没有大批优秀匠人的国家,哪里来的中国制造和中国创造?换个角度说,即使学习成绩优异,考上了一本院校,毕业后也未必就是精英,因为,政府高官、商业大佬、专家教授等占比很少,更何况现今大学生眼高手低,大事干不了,小事干不好!反过来,谁可以否认一个优秀的匠人就不是精英?德国的很多中产阶层就是由专科学校毕业的技工组成的!

    “当代新工匠”平台就是讲这个话题的,我们继续说必要性。中国社会的中产阶层正在逐步壮大,有恒产者有恒心,他们的文化品位和本土化精神回归,消费升级,过一种高品位,个性化的生活是当代白领的理想,他们愿意为品质服务买单;随着互联网、电商、物流的飞速发展,“私人定制”必将成为趋势,而“私人定制”需要大批优秀的新工匠,比如定制一款服装、饰品、电子产品、装修、造型、服务等等,这就是新工匠经济产生的前提,也是“中国新工匠”平台产生的前提。


政府倡导新工匠

   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年和今年的两会上多次提出“双创”,大力倡导中国的工匠经济和工匠精神。为了避免中国经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,党和国家及时发现并着手解决问题,提出了供给侧改革,将中国经济引导到“新常态”的正确轨道上,调结构、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,拉动内需,长期稳定发展,特别重视中国制造和中国创造,要实现这些目标,就必须提倡工匠精神,培养一大批优秀的新工匠。因此,从政策层面上说,国家一定会大力扶持这项事业。在中国创业,政治正确是前提,我们这个平台是全国首创,其政策保障和发展前景不言而喻。


工匠传统的回归

    根据《国富论》的论述,工匠是随着社会分工而产生的。中国的工匠历史悠久,我们可以从姓氏中上朔出一些家族的祖先的职业,比如姓陶的,是做陶器的;姓樊的是编篱笆的,中国工匠有庞大而坚实的传承。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,齐国的管仲就按照士、农、工、商来规范职业,而到了战国时的商鞅执行了严格的户籍制度,匠籍一直延续到元代末年,中国工匠有很多优秀的发明创造,留下了很多名号、品牌。但是,到了近代,特别是工业革命后,清政府闭关锁国,中国的创造能力远远落后于西方,不要说精密的钟表仪器,连火柴、肥皂都不是中国人发明的;而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后,很多私人小企业公私合营后成了国有、集体所有制企业,在规模化生产的过程中,百年老店的名号、品牌的印记消失了;而到了改革开放后,一味地追求速度,粗放经营,野蛮发展,流水线下来的产品只有共性,没有个性,中国工匠形成了断裂带。

    反观邻国日本,虽然也经历了六十年代初的水货倾销,但到了七十年代,日本人开始反思什么是日本精神?什么是日本品牌?除了传承下来的茶道、花道等,在各个行业都出现了一大批著名的匠人,比如搞建筑的安藤忠雄,搞电影的黑泽明,搞设计的黑山雅致,搞文学的川端康成等等,还出现了一大批像索尼一样的品牌企业,因此,才有了日本产品令人信赖的高品质。日本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今年92岁,想吃他的寿司需要1800元人民币,还要提前一个月预订,这是工匠的价值!

    当前,中国的中产阶层开始反思文化,寻求本土的人文精神,特别是九五后,敢于消费,注重个性,他们代表了未来的趋势;时代在呼唤工匠传统的回归,也只有在互联网时代才能出现新工匠。目前,中国制造出现了三个返祖现象,即品牌返祖,传播返祖,渠道返祖,在互联网时代,可以个性化定制智能产品,可以凭借口碑、评论传播,也可以捆绑微商、电商等销售,已经有不少新工匠做了有益的尝试,如定制服装等,不久的将来,依托新匠人号召力,一个新的工匠经济潜力无穷。